欢迎访问重庆城市新闻  今天是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私人医生去向成谜:热爱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生活的他已停更近一年

俄罗斯车臣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近日再次被报道称其病情严重,“确认健康状况危急。”

乌克兰安全局(SBU)发言人安德利·尤索夫也确认“卡德罗夫处于危险状态”,“他已经病了很长时间,健康状况正在恶化。”尤索夫还表示,关于卡德罗夫身体状况的相关说法,已经得到包括医学和政治多方信源的证实。


卡德罗夫的“臃肿”引发外界对其健康产生猜测

事实上,卡德罗夫的健康状况一直是外界所关心的问题。据此前报道,卡德罗夫先是缺席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发表国情咨文的大会,有关人士称,严重肾病可能是卡德罗夫缺席的原因。随后,卡德罗夫在车臣会见顿涅茨克领导人丹尼斯·普希林时,整个人显得十分“臃肿”。有知情人士称其疑似中毒。

卡德罗夫的“救母恩人”

曾在西方工作的癌症专家

有报道称,卡德罗夫一直对其健康状况感到担忧,并将此归咎于其副手(即车臣前副总理)兼私人医生埃尔汗·苏莱曼诺夫。有消息称,卡德罗夫怀疑埃尔汗试图毒害他,而埃尔汗在2022年10月便被解除了“副总理”这一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解除职务的同月,一向热爱在社交平台分享生活的埃尔汗再也没有更新自己的社交平台动态,引发了外界关于其失踪甚至死亡的猜测。

据悉,埃尔汗在社交平台上有超过5万名粉丝,其社交平台头像是与卡德罗夫的亲密合影。他最后一次更新动态是在2022年10月20日。

49岁的埃尔汗是一名专攻外科、癌症的专家和教授,曾在西方国家工作。自2014年起,埃尔汗就担任卡德罗夫及其家庭的私人医生。此外,他还曾担任车臣副总理,并被称为卡德罗夫的亲密朋友。不过,埃尔汗并不是车臣人,但他的等级“高到不寻常”。报道称,埃尔汗和卡德罗夫关系“异常密切”,因为卡德罗夫认为埃尔汗曾救过自己的母亲。

从埃尔汗此前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多张合照也能看出,他与卡德罗夫的关系非常密切,两人或互搂对方肩膀,或亲密交谈。埃尔汗在2022年7月28日的一则社交媒体动态中,称呼卡德罗夫为“我亲爱的兄弟”。2022年8月1日,他为卡德罗夫的家人发图文庆祝生日。2022年6月26日,他还发布了一条与卡德罗夫晨起散步的视频。从视频视角看,这条视频是卡德罗夫拍的,而镜头中的埃尔汗则打开了手机屏幕,证明当时的时间还不到早上7点。值得注意的是,埃尔汗当时的手机屏保也是卡德罗夫。


埃尔汗(右)和卡德罗夫(左)关系“异常密切” 图源:埃尔汗社交平台

社媒断更近一年

去向成谜引猜测

埃尔汗的朋友形容他是一个“性格温和、不与人发生冲突的‘典型知识分子’”。这位未透露姓名的朋友说,就在埃尔汗被解职的前几天,他还在与莫斯科的专家探讨“卡德罗夫的检查结果和病因。”

2022年10月20日,在埃尔汗发布一条关于书籍活动宣传的内容后,其社交平台便停止了更新,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向爱在社交平台分享生活的埃尔汗断更后,引发了关于其失踪甚至死亡的多种猜测。

有分析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自2022年10月以来,没有人再见过埃尔汗,有传言称他已不在人世。”乌克兰内政部顾问安东·格拉什琴科也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埃尔汗突然失踪引发了很多问题”。不过,目前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埃尔汗已经死亡。

还有说法称,埃尔汗现在在莫斯科的医学研究中心工作。另有说法称,他可能已经返回出生地阿塞拜疆,甚至还有人说他可能到了中东。不过相关说法都缺乏确凿证据。

红星新闻记者 黎谨睿

此前报道

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臃肿现身引猜测 知情人士称其疑中毒,“情况非常糟糕”

近日,有关俄罗斯车臣共和国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因中毒导致严重肾脏问题”的传闻愈演愈烈。有报道称,阿联酋知名医生已赴车臣首都格罗兹尼为卡德罗夫进行治疗。

上个月,卡德罗夫缺席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发表国情咨文的大会,令外界十分意外。有关人士称,严重肾病可能是卡德罗夫缺席的原因。随后,卡德罗夫在车臣会见顿涅茨克领导人丹尼斯·普希林时,整个人显得十分“臃肿”,更是令这一传闻愈演愈烈。



卡德罗夫近日“臃肿”现身引发外界多方猜测

作为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一直积极在各个公开场合露面,然而最近几周却突然十分低调。与此同时,据俄媒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4日“意外”会见了卡德罗夫17岁的儿子,全俄公共儿童和青年运动“第一运动 ”车臣共和国分部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卡德罗夫。报道称,这是一次非正式会见,普京分享了他的个人经历,给出了许多建议,谈到了他对和平未来的看法。



俄罗斯总统普京4日会见卡德罗夫的儿子艾哈迈德·卡德罗夫

有消息称,此次会见发生在艾哈迈德·卡德罗夫大婚前夕,而艾哈迈德·卡德罗夫的“当务之急”是为了“接替”卡德罗夫。

报道称,卡德罗夫的私人飞机最近多次飞往阿联酋。哈萨克斯坦记者阿扎马特·迈塔诺夫在社交媒体上透露,“有消息称,阿联酋的首席肾病学家亚辛·易卜拉欣·沙哈特博士,一位拥有30年经验的知名医生,已经抵达格罗兹尼。据称卡德罗夫有严重的肾脏问题,情况非常糟糕。”

俄罗斯裔以色列商人列昂尼德·内夫兹林也表示,“我的消息来源证实了这一点。卡德罗夫曾在阿联酋接受治疗。当他在格罗兹尼待一小段时间,一位来自阿布扎比的肾病医生专门来找他。(肾脏的问题)是中毒的症状,这就是卡德罗夫所害怕的。”



卡德罗夫外形变化大(资料图)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图片报》也报道了卡德罗夫可能有肾脏问题的消息,但并未提及有关中毒的问题。报道中也指出,卡德罗夫正在接受阿布扎比一家私人诊所肾脏科主任医生的治疗。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卡德罗夫的得力助手、车臣“阿赫玛特”特种部队指挥官、俄罗斯第2集团军副司令阿普提·阿劳迪诺夫上个月因一次“未遂的暗杀”而中毒。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重庆城市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