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重庆城市新闻  今天是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微短剧演员观察:从低门槛到疯“卷”,风口之下前路在何方?

微短剧的火热,让一批微短剧演员进入大众视野。

他们偶尔出现在社交平台的切片视频中,扮演着标签化的人物。少数幸运儿,从方寸屏幕走上星光大道,在观众面前留下自己的名字。更多人,在一个个剧组中循环往复,成为观众熟悉的陌生人。

好看就能当主角?每天拿命熬大夜?梦想飞升做明星?

围绕着他们,有很多好奇和标签。本期微短剧观察,南都娱乐记者深度对话一线从业者,还原最真实的微短剧演员生态。



1

颜值、演技、爆款?

成为主演的必备条件是什么?

谁在做微短剧演员?很难用一种明确的、标准化的定义来概括他们。


刘小喵主演的微短剧《重生过气歌手前妻导师肝肠寸断》。

艺术院系的科班毕业生,缺乏机会的影视剧演员,常年驻扎拍摄基地的无名群演,从没拍过戏的模特、网红等等,都有可能出现在你刷到的微短剧中。通过组讯投简历,是成为微短剧演员最基本和普遍的方式,刘小喵就是在前年夏天通过投简历试镜开启了自己的微短剧生涯,至今已经拍摄了60多部微短剧。


毕业于表演系的侯雨彤是因为朋友入行微短剧。

除此之外,在看重人脉和资源的影视行业,朋友介绍和合作团队邀约也成为了许多人接触短剧的契机。毕业于表演系的侯雨彤是因为朋友入行,她的朋友是第一批微短剧承制方,在微短剧概念还没有被大众熟知的2022年中,她已经被拉去拍摄微短剧,甚至一开始还以为是拍抖音段子。



演员姚冠宇曾在剧集《卿卿日常》中饰演金川少主元序,一年之前,他合作过的长剧摄制团队向微短剧赛道转型,并朝他抛来了橄榄枝。尽管当时并不清楚什么叫“小程序短剧”,也不知道拍出来的东西会在哪里播出,出于对制作团队的信任,姚冠宇答应邀约,决定来试试微短剧。

出演过《炮神》《东风破》等多部作品的演员冯茗惊则在去年11月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微短剧,他原本接到了《白月梵星》中的一个角色,但因为和其他工作撞了档期,只能辞掉这部戏约,因此多出来近四个月的空档。“闲着也是闲着。”冯茗惊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了一部微短剧,导演恰好也是他此前合作过的长剧导演,“他也是第一次下来拍微短剧,弄得我不拍也不行了,后来演了个反一号,拍完以后我就觉得很好。”

在野蛮生长时期,成为微短剧演员不算是一件难事。长得不错、能说清台词或许就能有机会出演,甚至成为主演。演微短剧后,侯雨彤觉得演员的门槛好像变得更低。“你只要表情还可以,不至于太死板的话,好像大家都能当演员的样子。可能有的剧是没演过戏的模特来演女一女二,但专业院校过来的也就能演个小配角。”

随着微短剧的热度高涨、逐渐出圈,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一行列,微短剧行业里也形成了一套挑选主演的标准。

三位微短剧制片人与南都娱乐记者分享了她们的选角标准,相比以往,行业对演员的要求在提高。虽然各自的优先级不尽相同,但演技、适配度、性价比、爆款成绩、外在形象等因素都会被制片人纳入考虑范围中。


横屏微短剧《亲爱的司丞大人》是兰心绘制出品的。

制片人熊翊帆所在的公司兰心绘制同时制作横屏分账微短剧和竖屏付费微短剧,两种微短剧选择演员的考量有所不同。“我们会去挑选有演技,同时颜值也OK,贴合角色本身的演员。”熊翊帆说,在预算有余力的情况下,为横屏微短剧选角时她会优先选择抖音、快手粉丝量较大的“偏网红演员”,竖屏则更倾向找爆款演员。


布偶熊影视出品的微短剧《闪婚成宠首富大佬爱上我》。

“首先是否合适,其次是演技是否达标,最后也会打听一下配合度是否高。”布偶熊影视出品人、制片人徐香颖概括自己选角的三条标准。她坦言,自己的项目成本会相对高一些,花在演员上的预算也会多一些,因此选角范围往往会圈定在爆款演员中。“从这里面挑我们觉得合适,演技也OK的。”

“爆款”在采访中被常常提起,但行业里对于“爆款”的定义并没有明确的边界。能够确定的是:相比去年的火热,今年的“爆款”标准有所下滑,数据咨询服务机构DataEye副总裁林启文透露,去年的爆款可能意味着充值金额过1500万元,现在则是500万-1000万元就能被叫做爆款。DataEye推出的“短剧热力榜”被视作行业的风向标(参考标准),据微短剧制片人徐香颖说:今年以来,能够进入热力榜-日榜前三、周榜前十的作品,就可以称之为“爆款”。

再说回选角,平台在选角方面的话语权不容忽视。“现在可能不光是市场上会认一批演员,平台也会推荐自己认为觉得合适的演员,我们会考虑到平台的意见,综合考虑。”徐香颖说。


初一拾悟出品的微短剧《双面宠妃》。

“现在我们找演员还是角色符合,然后价格合适,然后演技好,没有那么多事,这是最主要的几个条件。”初一拾悟制片人小婷也表示会优先考虑平台的意见,但并不追求“爆款”演员。“如果平台没有什么要求的话,我们一般是考虑用表演专业的新人。”在小婷的经验中,“爆款”演员有时候伴随着架子,会限制拍摄时长,甚至要求拍摄更好看的半边脸,也可能会因为表演和导演发生争执,用新人不仅降低成本,反而更能保证拍摄进度。

因为男女频内容的差异性,男频与女频在选择演员时也有不同的倾向,久而久之形成了两套相对独立,不常互通的演员圈子。刘小喵告诉南都娱乐记者,内容相似的项目会选相似的演员,她演男频女主居多,就很少接到女频的微短剧。

小婷认为,女频微短剧对演技的要求要稍高一些,需要演员将情感演绎到位,画面也要更好看,而男频则更注重场面,对剧本的依赖性更强。

侯雨彤表示,男频女主和女频男主对外在形象的要求更高,“相对于颜值,女频女主更看重和角色的匹配度,很多可爱型的女演员更适合甜宠题材,大女主题材需要有阅历积淀的演员。”


许梦圆与何聪睿主演的《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是今年的爆款微短剧。

在女频微短剧里,CP感也是选角时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爆款的CP频繁合作并不稀奇,行业的头部演员徐艺真和孙樾此前合作了超过10部微短剧。由布偶熊影视制作、5月上线的《闪婚成宠首富大佬爱上我》,也是许梦圆与何聪睿在年初爆款《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之后的二搭。姚冠宇演过近30部女频男主,也有不少是CP二搭。“基本上要是爆了一部微短剧,(我和)这个女主一般情况下都会二搭。”他说。



此外,爆款题材的丰富化也让微短剧主演不再局限于年轻人。DataEye月榜显示,近两月的前十名中出现了不少亲情、家庭、黄昏恋等主题的作品。在几位制片人看来,这样的题材也给了更多中老年演员机会。

2

演技差、连轴转、收入高?

微短剧演员的真实现状究竟如何?

在大众的印象中,微短剧的爽点常来自于打脸逆袭、甜宠玛丽苏、大开金手指等剧情情节,很少有人将微短剧和演技联系在一起,“浮夸”也成为微短剧表演的标签。

开始拍了一段时间微短剧后,侯雨彤觉得她好像不太会演戏了。她后来去大剧剧组试戏,因为习惯了用夸张的表情来表达,还被导演说要把情绪收一收。

不过,现在微短剧项目越来越多,大家都在卷质量,越来越重视演技,是微短剧行业的整体趋势。相比最初,微短剧在表演上的质量已经有所提高。

“以前可能演员就是你只要能把台词念下来,然后稍微会一点表演的技巧就行了。”小婷表示,随着制作水平的提高,她和团队也加强了对演员的要求,“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需要非常专业的表演,有点情绪没到都不太行。”

“可能是最早干竖屏短剧的这些人,摄制组都是拍信息流广告的,其次他们找到的演员也没有正经演员,因为正经演员人家也不拍这个。”从前在横店拍戏时,冯茗惊碰见过不少微短剧剧组,觉得他们表演浮夸,很不专业,但去年自己开始拍摄微短剧后,他发现如今的微短剧演员也是像模像样的。“大家正正经经演戏的多了,最起码比我想象中是好的。我是觉得他们在进步,他们不像以前那么拍了,但还是会适度的夸张一些。”

夸张的观感并非演员本意,因为大多数的微短剧剧本便是这样要求,台词和人设已经决定了人物最终呈现的大体形态。演过不少男频反派一号,冯茗惊的感受是“怎么演都跳不出来”。“词儿就是这些词儿,人物就是这么个人物,介绍也是‘飞扬跋扈’这种,你还想收着演吗?”


姚冠宇主演的微短剧《宫墙雪》是女频戏。

在姚冠宇看来,即便是情感更细腻的女频作品,也难免因为剧本的设置会要求演员演得悬浮一些。“它本身就凌驾于现实之上,本来就不是现实主义题材。”他说,“男主动不动就给人一个亿这种台词,如果你用一种特别日常的方式去演,其实是没什么说服力和信服感的。”

“微短剧很赶,制作周期短,效率高,留给演员的创作空间相对小,没有那个时间给你去创作。”刘小喵则表示,微短剧的制作周期短,其实没有给演员那么充分的准备时间,而且要让观众立刻感受到最直接的情绪,演员的表演必然要比影视剧更加外放,“微短剧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吸引住观众,就需要把你的表演相对放大,也就是很多人说的狗血,夸张。”她也补充,随着内容和形式的发展,现在的微短剧表演已经趋于自然化和影视化,很少有以前那种很夸张放大的表演。

一个字形容微短剧行业的工作节奏,就是“快”。一周左右的时间里要拍摄大几十甚至上百集的内容,超时一天都会徒增不少成本,为了赶进度,每天工作16到18个小时,是大多数微短剧主演的日常。

“如果在短时间之内完成不了大的工作量,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都会上升,而微短剧讲究的就是短平快。”徐香颖坦言,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剧组工作人员的工作时长常在16小时到18小时,演员们能稍微好一些,但也很辛苦。“能够让主演睡到8个小时的剧组已经是非常良心的了。”




“能熬”对演员来说很重要。

“能熬”对演员来说很重要,接受采访的演员基本都有过熬夜的经历。姚冠宇最长的一次工作时长是32小时,侯雨彤最多的一次是36个小时没睡过觉,还有一次是5天里没睡满8个小时,刘小喵印象中工作最久的一回则是“早上6点出工,拍到第二天早上6点,睡了1个小时,8点出工接着拍”。熊翊帆透露,随着行业逐渐规范化,也会有剧组和演员签订工作时长协议,超出则会向其支付超时费,但大部分情况下,超过16个小时才算“超时”。

和工作量成正比的是收入,戏份贯穿全剧的主演,拿到的也是总片酬的大头。

南都娱乐记者向受访者了解了当下微短剧行业的主演收入情况。和长剧主演动辄百万元乃至千万元级别的片酬相比,微短剧主演的片酬明显不够看,但也远胜过很多职业。

林启文表示,微短剧片酬大多按天结算,拍摄周期一般是7到15天,男女主的片酬变化幅度很大。“一般在2000元到4000元一天,有些爆款的演员报价在5000元到2万元。天花板演员较少,基本都是几万元一天的,基本只有头部平台方和承制公司用得起。”

南都娱乐记者从一些业内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和选角一样,爆款成绩对演员的片酬影响颇大。通常来说,有过爆款作品的主演报价区间通常在每天5000元到一两万元不等,爆款越多,爆率越高,报价越高。目前,微短剧主演的片酬天花板在2万元到3万元一天,只有极少数头部演员才能拿到这个价格。不过也有例外,一些男频剧的“挂件女主”最低也只能拿到1000元到1500元一天;也存在报价超出天花板的演员,但成本所限,这样的演员片方很少会考虑,处于“有价无市”的尴尬中。

同等条件下,女频演员的片酬要稍高于男频,而男主的片酬则要高于女主。“女频的话是男主高,男频也是男主高。因为综合起来更吃的是男主的颜,(男主比女主)高个一两千块钱左右。”小婷告诉南都娱乐记者,新人的片酬则多在三四千元一天。




今年上半年,一份爆款男女主演名单在行业里流传。

今年上半年,行业里曾流传过一份爆款男女主演名单,在名单之列的就有近两百人。在女频,能拿到5000元基准线的“爆款”主演不算少。因为在庞大的项目基数下,爆款微短剧层出不穷。“只要有一个爆了,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是爆款演员了,价格也会涨。”徐香颖说。

但演员的片酬并不完全取决于以往的爆款成绩。徐香颖表示,也有非头部演员的报价保持在非常高的区间,不一定是最头部的那几个报价最贵。“可能是因为他们有一些不错的横屏长剧作品,对于微短剧可拍可不拍,所以价格会报得比较高。”她还表示,行业里还会存在一些“回头客”较多的口碑型演员,这类演员的价格也不低,男频可能在六七千元,女频可能在八九千元。“但这种演员我们也会希望常合作,因为他们的演技、形象,包括配合度和人品都是非常好的。”对徐香颖来说,这样综合条件都不错的演员值得长期合作,尽管他们的爆款数和流量可能不比头部,但也是性价比不错的选择。

3

鄙视链、上位难、竞争大?

短剧演员的发展前路在何方?

许多人对竖屏短剧的印象是“Low”。在南都娱乐记者的采访中,大家无一例外地表示影视行业里的确存在着“鄙视链”,竖屏短剧就在这条鄙视链的末端。

身处鄙视链的演员们对此深有感触。侯雨彤常会发布一些宣传动态,但这些动态会屏蔽她的大学老师,因为那位老师曾经反复叮嘱学生,让他们只演横屏影视剧。她不想让老师知道自己在演微短剧,不了解的朋友问起她的工作近况,她也不会特意告诉对方名字,跟他们说靠缘分会刷到的。

“我不会(把拍的微短剧)当成什么炫耀资本,因为这不是什么炫耀资本。”她笑言,如果哪天在正剧上演了一个角色,她肯定发朋友圈广而告之。

选角上,给到竖屏演员的机会也更少。侯雨彤在给横屏项目投简历时,并不会将竖屏短剧项目写进去。“横屏剧不看你竖屏剧的资料。”熊翊帆在筹备横屏微短剧项目时,发布选角信息都会特意注明是“横屏”。“横屏的这一波人基本上都不太会用竖屏,哪怕是爆款的演员。”作为制作方,熊翊帆有时在筹备竖屏项目时也会忍不住想,要不要多拉点预算做成横屏。

作为影视演员转型的微短剧制片人,徐香颖理解鄙视链的存在,她认为这与内容的品质相关。“横屏有资金和时间去将艺术性最大化,微短剧目前来说还是产品,但也不断精品化,慢慢会往作品这个维度去转化的。”她对此表示乐观,“随着时间的沉淀,还有我们微短剧品质的提高,鄙视链会慢慢被打破的。”无论是电影、电视剧、网大还是现在的竖屏短剧,本质上是内容的不同形式,不该有真正的“贵贱等级”。用冯茗惊的话来说,“无非也就是一个屏幕竖着跟横着的事儿”。

从目前来看,鄙视链确实有所松动。最显著的标志之一是,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和知名演员加入竖屏短剧市场。

去年年初,杨蓉主演了抖音短剧《二十九》,还因此引发过热议。微短剧赛道异军突起后,徐梦洁、刘美含等演员也开始在竖屏短剧中露脸。不过在这些由知名影视演员“试水”的微短剧中,基本都能够在海报上看到品牌方的LOGO。受访者们大多表示,这些微短剧基本上都是“定制短剧”,更多是以平台制作的精品品牌剧为主,跟付费剧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当然,“下凡”演付费短剧的演员也不少。徐香颖认为,这也侧面说明微短剧的制作水平上来了,所以才能吸引那些专业的演员加入。侯雨彤也觉得,现在微短剧的整体制作水准相比她入行时有所提高。“现在能留下来的公司都是那种好好做剧的公司,这其实是好事,反而比之前那样好了。”


冯茗惊主演过微短剧《凡士龙心》。

行业内曾流传着一种说法:“演过竖屏,就回不去横屏了。”因此,许多横屏长剧演员对微短剧的态度起初是:不大想拍,拍也藏着掖着。演第一部微短剧前,冯茗惊也有过纠结,心想“这玩意儿有什么可拍的”。熊翊帆还透露,其实现在行业里有不少演员演竖屏短剧,只不过都是偷偷拍,从不宣传,甚至还会用假名。

但尽管处于金字塔底端,从业者们也都承认在影视行业不景气的这几年,竖屏短剧至少给了很多人生存甚至是腾飞的机会。据DataEye发布的2024年上半年百强承制榜,光是前100家承制方就在上半年制作了755部微短剧。侯雨彤告诉南都娱乐记者,她班里不少听老师话不接竖屏短剧的同学,已经不再从事表演工作。“人总是要生活的。”她说,拍微短剧的收入至少能让她有所积累,为今后转幕后做准备。

“竖屏其实给了很多演员吃饭的饭碗,也给了一些没有办法做影视的人一个生存的机会。”熊翊帆说,演员的选择其实也是市场变化导致的,“演员永远是被动的。片方找你,你才有机会拍摄,你才有这个机会。他们选择横屏或者竖屏,都能理解。”

一方面,竖屏短剧的兴起让许多演员有工作,有饭吃,另一方面,竖屏短剧也让那些在横屏领域不得志的演员能够拿到戏份吃重的角色,有更多被看见的机会。


竖屏短剧的头部演员徐艺真和孙樾,是通过一部部爆款微短剧才火起来的。

许多竖屏短剧爆款男女主演,都曾是影视剧中的“路人甲”。最直观的案例是竖屏短剧的头部演员徐艺真和孙樾,他们此前在横屏长剧中的角色并不显眼,是通过一部部爆款微短剧才让大众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我就图能演个角色。”冯茗惊直言,自己在电视剧圈已经“走到头了”,像他这样的演员,虽然不缺活,但也根本接不到重要角色。他现在会在长剧的空档去接一些竖屏短剧项目,前提是演男一号或反派一号,有时候片酬比演长剧还要低一些。

最幸运的一拨人,也有希望通过微短剧正式迈入影视圈,完成“飞升”。

演竖屏短剧的演员,很少有人不向往或者想念横屏。“演横屏的目的不是为了做明星梦,就只是为了想进大戏,感受一下那种氛围。”侯雨彤回忆起在《风吹半夏》剧组的经历,“挺享受的。”

拍了几部爆款之后,姚冠宇从今年4月开始自己做出品人和制片人,他希望了解剧组各个部门的工作,在竖屏领域再做出一些好的成绩,为回横屏做准备。“横屏是一定会再回去拍的,要说没有这个心是假的。”

当然,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许多人心中,微短剧演员和真正的影视演员之间依然存在壁垒。外形是考验之一,横屏拍摄对于演员形象的要求明显更高。一米六八、九十四斤的侯雨彤站在赵丽颖面前,“感觉比她大了三四圈”。

但也有人觉得,壁垒产生的主要原因是早期赛道的无序扩张,许多条件一般的微短剧演员从一张白纸的状态懵懵懂懂入了行。

“如果他们的形象不够优秀,业务能力也不强,只是因为站对了风口从而幸运得成为爆款演员,可能就会(和影视演员)有不一样。”徐香颖说,“如果说本身条件特别好,然后又特别认真地磨练自己的演技,我觉得(这种演员)往横屏去跳,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如果没有人脉和资源帮助,只靠着自己闯也会有一点难度。”徐香颖诚实地说。

“有一些演员的演技我觉得不比影视演员差。”小婷认为,外在形象的不足可以通过妆造来提升,“现在很多竖屏的演员已经去拍横屏的微短剧,也会在电视剧里面当个配角,就慢慢开始能发展起来。”

凭借横屏短剧《虚颜》被熟知的丞磊已经转入横屏长剧赛道。

总结下来,一个相对常见的“飞升”路径是:竖屏短剧——横屏短剧——横屏长剧。比如凭借横屏短剧《虚颜》被熟知的丞磊,接连出演了《云之羽》和《颜心记》的男二号,已经手握两部长剧男主;竖屏短剧头部男演员之一的申浩男也主演了腾讯视频的横屏短剧《步步深陷》。

有发展空间,竞争也更加激烈。

不管是国家出台的各项管控政策,还是逐渐冷却的投资热,相比去年资本一窝蜂拥进市场,大家的感受是:更规范了,项目少了,演员多了,竞争大了。有些一入行就演女一号、男一号的演员,也开始接触一些配角角色,也有人为转型幕后积累经验。

竖屏短剧制作在进步,行业也在发展。任何行业的发展都伴随着优胜劣汰,微短剧平台是,制作公司是,演员也是。在内容快速迭代的微短剧行业,爆款也讲究时效性,如果不能持续产出爆款,演员的市场价值就会下滑。

这注定不是一个能安逸度日的职业。



采写:南都记者 余晓宇 林经武实习生 宋卓欣 秦悦 孙余清

摄影:南都记者 邵欣(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重庆城市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